王忠民:数字化是金融服务于科技和创新的关键

5月23日消息,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5月22日至23日召开,会议主题为“新格局 新发展 新金融”。全国社会保险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出席并发表演讲。

王忠民表示,如果当科技和金融都取决于数字化,而这个时代已经奔入数字化的时候,我们才说真正的范式在于数字化的金融和数字化的科技,在数字化当中被高度地凝合在一起,才能说金融为科技、金融为创新、进而为未来找到了最合适的自身的基因和科技的基因。如果你这时要做金融,你要满足每一个个体的私密,你要把任何应该保密的东西保密起来,那你就必须玩加密世界。

以下为发言实录全文:

我我来展现一下新金融,也就是资本市场的范式。如果我们看科技在社会经济发展当中的推动、深入和发挥它的有效作用,如果正如田轩刚才说的科技是从0到1,是创新,是追求未来的产业、未来的产品、未来的市场,这个时候就有一个金融跟它之间的场景结对,我们才发现这样一种新金融在历史的金融发展逻辑当中一定是VC、天使投资这样一些投资结对,因为初创的科技公司可能就没有资产可抵押,因为初创的科技公司根本就没有人给它去做担保,这个时候它自己的资本形态都需要以合伙的内在的创造于未来的,让股权可以在未来增值的而不是当下现金流最大化的这个逻辑。

才有了历史上最为鲜明的“什么地方VC的规模大、VC的种类大、天使投资多,甚至社会集约的各种资本在这个领域当中集约越多的时候,才是科技通过公司、通过企业、通过创新公司和创业企业得以成长的资本接对的有效场景”。

我们把这个场景往深入看一步,现在如果看大家的产业业态,任何一个产业在快速的技术迭代进步过程之中,技术(发展)太快了,在过去传统的工业化时期,技术和资本之间、资产之间要有一个接口,如果把有效的技术接口在固定资产当中,这就是设备,这就是固定资产。当固定资产有了新的技术以后,它就会发挥出在资产领域当中的底层的推升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

最初在工业文明初期的内燃机、最初的火车、最出的航空飞机,最初的一切是这样进步的。有趣的是今天当我们再看这一类新的科技企业的时候,企业变成轻资产,因为所有的资产一旦重了以后,技术进步了,技术进步之后的固定资产陈旧了、落后了,它的经济价值就消失了,就成了沉默成本。当所有的都选择了轻资产路径,让每一批的固定资产跟流动资产一样快,一次产成品的销售就收回了全部的成本,下次再去投资的时候已经是新技术、新逻辑,我们把这个称之为轻资产时代。

轻资产时代企业里边资本的结对应该怎么结对,这个时候我们把企业的资产打开了以后一定是合伙人的资产本源结构,一定是天使VC投资当中的高分散度的股权投资,一定是PE阶段当中对它每一个阶段成长的注资和退出,更是二级市场,居然以注册制的制度迎接还没有盈利的企业在二级市场融资去快速地成长和发展,如果这成为一个产业的基本逻辑、产业的技术逻辑、产业的资本逻辑,就要求我们的资本不仅是一级市场的,一级市场不仅分为天使、种子、VC、PE或者IPO,以至于SPO,还可以分在二级市场当中越早期的公司居然还可以上市融资,还可以不仅在一个国家上市融资,还可以到全球,还可以持续地在产业的技术迭代之中,股价在波动当中持续发展。

我们把这样一种逻辑范式称之为如果要创新,如果要成长的产业组织格局,必须用权益,必须用equity在资本结构当中形成多层次、多维度的全方位的服务,这样资本不仅和科技结合在一起,和科技、产业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再往下走,如果基于原来的公司法证券法,我们会发现资本在进入企业(特别是创新的高科技企业)了以后,同股同权的制度遇到了强大的冲击,资本进去高科技的企业需要多次融资甚至半年、一年融一次资,融资的时候资本占据我股权的比重一下子增大,这个时候我的创始人、技术创新人因为同股同权丧失了对公司的把握、把控、决策,怎么办?资本市场开始创造出新的逻辑范式——产业投票权,我只做资本的投入,把投票权让度给创始人,让度给创始团队,让度给合伙持股的平台,AB股权制,当然极端地还有对赌协议,原来是在某一个价格当中达不成非对赌的合约的时候我们就说,那好了达成这样一个你认为的价格,但是为此你要在特殊的情况下上不了市或者达不到盈利率水平,你就给我回购回去,还可以全部投票权,无条件地给创始团队、合伙团队。

当我们发现琳琅满目的创新随处可见的差异投票权的时候才发现,资本在服务于产业、服务于科技、服务于创新、服务于未来的时候,放弃自己在公司法和证券法当中原来定义的那些权利,才是你能发现新未来、发现新世界、发现新逻辑的一种交易结构,这个交易结构使你能够快速成长、快速发展。

如果我们把科技本身发展的逻辑,如果我们再把金融发展的逻辑跟它嵌套起来,刚才的那三个场景和三个范式已经完全确立。问题是当科技和金融都取决于数字化,而这个时代已经奔入数字化的时候,我们才说真正的范式在于数字化的金融和数字化的科技,在数字化当中被高度地凝合在一起,我们才金融为科技、金融为创新、进为未来找到了最合适的自身的基因和科技的基因。如果你这时要做金融,你要满足每一个个体的私密,你要把任何应该保密的东西保密起来,那你就必须玩加密世界。

原来我们在物理性隔绝世界当中玩的东西全部都是封闭的,全部都是自我作茧,如果用加密的世界就可以开放,当不开放的东西全部局部加密,在开放的世界当中一定玩两个东西——开源,所有东西一旦创造出来,对全世界在数字世界、源代码当中是充分开放、充分开源、充分把自己的本原、本色、最初的源代码连语言系统都跟它,中间再玩一个人工智能。如果你的IDC是智能数据库,如果你的搜索是智能的建立在5G未来6G当中的随机搜索就可以搜到任何社会生产、社会服务、社会创新的领域,如果当你的底层是加密的,初始的开源是发挥一切的初心和逻辑,中间所有的切口、所有维度都是智能的,未来数字化把金融世界颠覆了,把科技世界颠覆了,两者之间在这样一个数字化的过程中高度融合、高度发展,如果这个范式你已经感觉到它今天的魅力已经在任何一个产品、任何一个赛道、任何一个应用当中进入高光时刻,但是它未来要拓展和应用的空间将会无限。如果你承认现在是数字化时代,这样一个数字化的逻辑、数字化的金融逻辑、数字化的科技逻辑将会是时代当中的最高光、最宽泛、最深入、最每一个人都离不开的逻辑范式。

谢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